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御毒问天 第188章 飘香楼

发布时间:2019-12-04 18:11:48

御毒问天 第188章 飘香楼

飘香楼乃是时别城内的有名青楼,传闻当中便出了几位曾侍奉君王左右的宠妾爱妃,因此不少大家族子弟会慕名而来。

陆钊站立在青楼牌匾之下,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毛兄弟,我本身不喜这等烟花之地,你既要寻青楼,此地便是,我还是去附近的茶馆听几曲戏吧。”

毛铁柱的脸色也有些别扭,叫了一声喊住准备转身离去的陆钊说道:“这,陆兄弟,不如,你我一同而去?”

“哦?铁柱兄弟也喜欢听戏?”

毛铁柱微微一笑:“腊国人,哪个不喜欢听戏?这些年在桑国都忘得差不多了,想要重温一次。”

“好啊。”陆钊长发摆动,乐的有人与他一起前往,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他轻轻说道:“那么毛兄弟,这青楼,你一人去吧。”

“我……”云书看得出来,毛铁柱是为了大义,是想要与这陆钊拉近感情从而方便以后的穿云军行动,这才决定与他一同去听戏,这可苦了云书,想他云家大公子,如今都还未曾去过青楼等烟花之地。

“怎么,毛兄弟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问题,我一人进去便是。”云书苦笑挂在脸上,好在有面具遮挡,这才免去了尴尬。

望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远去,云书看了一眼夕阳西下,满心的苦涩。

心中仿佛有小鹿乱撞,暗想,面对地庸强者,可曾有这般失态过?

口中则是念叨着:“雪莹姑娘,这纯属不得已,你莫怪,莫怪啊。”

“诶,这位公子,你到底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兴许是云书在门前徘徊惆怅太久,那名看门的大肚子中年男子有些不悦的问了一句。

无奈之下,云书抬头挺胸,将别在腰间的山水扇取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开扇面,随后潇洒跨入其中。

看着这古怪面具人远去,看门的中年男子嘴角抽动一两下,眼神鄙夷的吐了口口水,他冷冷说道:“狗屁不如,穿了一身满是灰尘污垢的衣物那一个破扇子充什么大爷?就这打扮也敢来青楼?要不是那两个壮汉长得面目狰狞老子怕被人打,你连门都进不来。我断定,不出半炷香时间,便会被绮罗姑娘派人给撵出来不可。”

云书即使听到此人聒噪,也不会理会,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

飘香楼有三层木楼,入门之后迎面看到的是一处巨大的白石屏风,屏风上刻画有龙飞与凤舞,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白石屏风左边有一处雕琢精细的红木长廊,通向远方一处美如壁画的池塘,池塘边上,有四位躲在薄纱之后的纤细女子正配合抚琴奏乐。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妙美仙音传遍整座木楼,使人如痴如醉。

屏风右手边,有一个通往木楼室内的通道,此时已经是人声鼎沸,一时间竟盖过池塘边那美妙琴声。

云书左顾右盼,打量着这一出青楼内的点点滴滴。

确定在某些犄角旮旯之处没有潜伏着一条虎视眈眈的黑蛇之后,才朝着人头攒动的室内走去。

才到门口方位,立刻听闻一声惊叫从内部传来。

定睛细看,发现一名阴气十足的公子哥被两位壮汉一左一右架着从房内走出,经过云书身边之后被拉向大门所在。

那名公子哥似是感觉有些丢人,很是气愤,惊呼道:“你么可知我还谁,你们胆敢如此待我,当心我要你们飘香楼关门大吉!!”

站立大门前看门的大肚中年男子见状,似是见怪不怪,有些调侃的说了一句:“我说这位公子,你家族权势滔天啊,飘香楼曾出过多少位皇族宠妃侍妾,势力连成一片铁桶一般,你若是有本事,尽管让我们关门好了。”

那位被两位壮汉毫不客气丢出大门摔在街道上的公子听闻此言,似是如梦初醒,顿时脸色发白,没有再出言反驳与怒骂,只是讪讪的捂着脸转身逃命似的离开了。

云书有些诧异,这不过一座青楼说话底气十足,想来真的是与王族有些关系,此时他是桑人入腊,最好还是不要太过招摇过市比较好,只要找到那只该死的鸣蛇,立刻带它离开便是。

进入屋内,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此处有偌大恢弘的大厅,有数量不少的圆形酒桌摆的满满当当,酒桌之上,铺有红色镶金边的桌布,花纹诡异,却很有美感。

玉盘珍羞直万钱,三三两两围着坐。入座大概五十人,纸扇不断拍打,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则是侃侃而谈,更有甚者,直接将一些不入流的诗词歌赋当众朗诵,显然是想要以文采搏出位。

这些在云书眼里,都是无聊之辈,径直找了一处人数较少的圆桌,坐了上去。

在这大厅正北方,有一处盘旋向上的木质楼梯,楼梯扶手雕刻有祥云花纹,美不胜收,此时有一位身穿绿衣的姑娘小步快速从上奔跑而下,脚步声十分有节奏的传递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终于,那名姑娘来到众人面前,轻轻的纳了个万福她开口脆生生的说道:“各位公子,想要见我家小姐,可要做好准备,因为接下的时间里,各位公子将不得不撑过我家小姐布下的难题,过关成功即可留下,过关失败的,则是要立刻离开。”

这时人声鼎沸,有不少人开口大喊大叫,让这一出优雅之地,化作如同市井闹市一般。

无非就是要求绮罗姑娘出来见个面,要么就是想要砸钱包下绮罗姑娘,更有甚者,直接破口大骂说这飘香楼内臭规矩不少,令人扫兴。

那名绿衣姑娘微微一笑,笑得格外甜蜜,却招来了两名彪形壮汉轻咳一声,顿时,全场安静下来。

云书闲来无事,观察四周是否有鸣蛇的身影,突然被这一声咳嗽给吸引去了目光。

心中有些惊讶,这两名青楼的壮汉打手,实力竟然都有凡品五层之高。

这等实力倘若出去随处找一处帮派加入,都会被当做上宾来对待的,怎的会在青楼当两名护院打手?

不过这些似乎都与云书没有什么关系,他还是找不到鸣蛇所在。

就在这时,与云书同桌之内,有一名龅牙男子,咧嘴一笑嘿嘿的说道:“这位公子,这位公子……”

他的声音很是滑稽,有些尖细,因为云书挑选的圆桌包裹他在内总共也就只有三人,因此他叫喊的第一声没人回应,第二声云书便知道这事在叫自己了。

转头望着那人,云书皱眉询问道:“有何指教?”

“公子,你戴着个面具而来,可能是要减分的。”

“何为减分?”云书被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名龅牙公子立刻来了兴致,侃侃而谈说道:“在这里,凡是长相不过关的,都会被针对,早早的就会被刁难而淘汰出局的,你以为你戴着个面具别人看不到你的丑陋容貌,你就不会被刁难吗?”

要论容貌,说实话眼前的这个龅牙男子估计会被第一个淘汰出门,云书不想与他废话,他越发的感觉来到这里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太浪费时间了,还不如在别院的厢房内好好的修炼。

而在这时,与云书同坐一桌的第三人,品了一口清茶之后幽幽开口了:“相貌不差,脸上并无伤疤,你戴这面具,是为躲避仇家,还是单纯的想要……装个神秘呢?”

听闻此言,云书楞在当场,缓缓转头望向这同桌的第三人,他冷眼说道:“你可看穿面具?”

“哈哈哈……雕虫小技而已,在下寸万每,不知这些兄台高姓大名?”

龅牙男心直口快,大笑说道:“寸万每,哈哈哈

,什么破名字,还不如我爷爷的名字好,哈哈哈……”

这边还未等寸公子开口反驳,那名当着众人的面却丝毫不怯场的绿衣姑娘却是又开口了:“第一场考验开始……”

长春银屑病康复医院
双丰林业局职工医院
安庆好的男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什么样
哈尔滨癫痫病治疗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