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玉羽仙妖 第十四章 牡丹精魂

发布时间:2020-01-16 16:58:01

玉羽仙妖 第十四章 牡丹精魂

凤仪殿内部的回廊,不似帝皇宫那般曲径幽深,却是博大而更兼具皇家威仪,凤仪殿内主体色调以大红为主,楼台庭院幽深而终日为花香包围着,让人一进入便有沉醉之感。

偏偏凤仪殿两侧的守门立柱,却是描金的团凤式样.那凤凰的眼睛上用两颗上好的夜明珠点缀却是活灵活现。

这一凤一凰,俩俩相对俏立与守门立柱之上,本是鸾凤和鸣的意头,可那夜明珠忽明忽暗的光芒闪耀之下,却让看者多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感觉。

此时的凤仪殿内却不如殿外那般刀光剑影,王母正悠然的给她最宝贝的“玉牡丹”修剪枝叶。

凤仪殿内修行的仙童都知道,王母娘娘素来喜欢簪花,而且甚少用丝羽化作的绢花,那套日常朝拜穿着的大红牡丹羽衣除外,尤其是簪在头顶的大红牡丹绢花,更是惟妙惟肖,时常随着王母袅娜的步伐而微微颤抖,让人感觉似乎是被微风拂过的真花一般。只不过,这个物件乍一看还觉得新鲜,看久了,心底就生出些畏惧来,仿佛那纱娟上的红,在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转暗,甚而会滴下血来一般。

凤仪殿中央正正的摆着一只硕大的雕花紫金炉鼎,从色彩上来看,与太上老君的紫金炉有异曲同工之妙,可内里却自有乾坤,紫金炉袅袅升腾的轻烟正毫无声息的氤氲了整座大殿,凤仪殿的每个角落此时都散着牡丹雍容的馨香。殿内很是安静,周身伺候的几位仙童,两两一组按照既定的规律站在各自的位置上。只有子玉侧立在王母的身旁,看着王母用金剪刀不时的“咔嚓、咔嚓”的修剪着玉牡丹的枝叶。

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响,一旁仙童的脸色越来越暗,子玉偷眼瞧了王母一眼,只见她正将一朵旁枝长出的玫红牡丹花朵剪了下来。

这一次不是咔嚓的声响,似乎有“噗”的声音直达耳鼓,子玉的心抖得跳了一下,似乎有什么哀哀的叹息一下,接着就恢复了原状,断掉的花茎处似乎流出清绿色的液体,子玉不忍再看下去,可王母却饶有兴味的用手拈起这朵玫红牡丹喃喃道

“可惜了,色泽艳丽,卓尔不群!”眼神却一直流连在这朵玫红牡丹之上,花瓣已慢慢呈现萎靡之态,王母一伸纤长的玉指,大红色蔻丹的指甲上顿时一道金光闪过,这光芒正正落在正在萎靡中死去的花朵之上

原本萎靡的花朵却登时回复了精神,绽开的比之前在花茎上还要绚烂。

王母嘴角微微的弯了弯“这才是了,花嘛就是要越娇艳越好的,子玉,你说是不是“

“娘娘所言极是,没想到浇灌花草也有这许多的学问,子玉今日受教了“

王母闻言站直身体,将金剪刀放在花圃的一侧“这修建花草就如管理天庭内务,是一般的道理,要张弛有度,宁可循规蹈矩,不可旁逸斜出,天庭的琐事千千万,子玉,你来说,若是个个都跟本宫旁逸斜出,那本宫还有这清闲日子可过吗“

“娘娘不必忧心,这斜出的还不是乖乖的等着娘娘的金剪刀吗“

王母微摇头“强制剪除实在是下策,而且后患无穷,若是冷了天帝的心,那可是什么都换不回来的”

子玉听到王母此言,只是面上带笑说道“娘娘您看,这玉牡丹真真是只应天上有的神奇花木。也亏得娘娘怜悯将那三十三只本该除以极刑的妖孽,如今他们的魂魄可以化作牡丹精魂,也算是他们的造化“

王母脸上微微泛着喜气“本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帝的江山稳固,只有天庭稳固,三界才有安稳日子过。至于这三十三只在三界缝隙里游走的游魂,既然能趟得过弱水三千,必有奇遇,若是用他们的精魂锻造的花种,一定可助我救活玉牡丹“

“娘娘,您对牡丹仙子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都是天帝心上的人,本宫自然要上心“

“那么嫦娥仙子也是天帝心上之人,娘娘为何对她的态度,与牡丹仙子大相径庭呢?“

王母闻言转头看向子玉,眸光中却有些说不清楚的内容

子玉赶紧鞠身道“子玉失言,请娘娘责罚”

“不,子玉啊,你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好,怕是天帝自己问不出口,倒是要你来试探本宫的口风”

“子玉不敢!“

“牡丹她楚楚可人,因犯了小错即被处死,本宫知道天帝对这样的惩处实在是心痛难忍的,可又碍于嫦娥她不肯回头的倔强性子,也实在是难为天帝,面对两个倾心相爱的女人,却只能看着其中之一,死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的痛莫说是身为三界主宰的天帝,便是本宫也是过不去的“

“娘娘的意思是,嫦娥仙子已失了君心?“

王母灿若烟火的笑着“我只想天帝可以常见笑颜,而不是为此眉头深锁”

“娘娘安排羽妖献舞便是为了博得天帝一笑”

“若是那小妖可以如此,那本宫乐得成全”

“娘娘……”子玉的话还未出口,王母已接过话头“子玉呀,你来看,今日的花似乎有些萎靡呢!”子玉看向王母所指的方向,那些荟萃了三十三只妖孽精魂而成的花朵,似乎个个花苞上都带着牡丹仙子垂泪的笑颜,子玉微闭上了眼,只是恭敬的说道

“娘娘,他们本是争奇斗艳,可一见娘娘凤颜自然都被比了下去!”

“哈哈哈,你这张巧嘴啊,向来是如此讨喜,罢了,你的一语,抵了这满室的花香”接着王母转头冲着身后黄衣仙童说道“你做的不错,以后要对新开发的品种越加用心”

“是,娘娘,多谢娘娘赏赐!”黄衣仙童欣喜的冲着王母做了个揖,接着迅速回复到无语的状态

“别急着谢本宫,今日这香炉轮到谁添香了!

“娘娘,是奴婢”一红衣仙童,眼眸生辉的冲着王母施了一礼,一心企盼着王母能另眼相待

王母转过头看到红衣仙童的一身喜气笑道“倒是你,本宫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你的真容”

“娘娘,今日是欣儿的生辰故而穿上红衣,娘娘若是不喜欢,欣儿马上脱下来”

王母步步逼近,一只大红蔻丹染就的玉指抬起了欣儿仙童的下巴“啧啧,果然是饱满盛开的蓓蕾。

“娘娘!”欣儿羞怯的微微低了低头,王母大红蔻丹染就的玉指在欣儿白嫩的脸孔之上抚了抚“嗯,吹弹可破,是个好苗子”接着缓缓的收回了手,可她的手指离开欣儿脸孔的同时,欣儿突然闻到一股极腥的血腥之气,与此同时面上一疼,脸上的伤口似乎有千万只蚊虫叮咬一般。

“娘娘,欣儿的脸有些疼”欣儿下意识的朝着发疼的有脸摸去,有黏腻的液体缓慢的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王母无辜的看着指甲“哎呀,本宫不小心弄伤了欣儿你的脸,来人,带欣儿下去好好养着

欣儿眼中全是不解和震惊竟是忘了疼。就那么不明不白的被带了下去

凤仪殿内袅袅烟气之中,王母的脸孔并不分明,子玉微一施礼“娘娘息怒!”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怎样
六一儿童医院靠谱吗
保定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广东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厦门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