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一匹食草的狼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6:40

一缕风吹过森林,参天大树微微抖了抖发稍,落下几片枯黄的叶子。树叶飘逸而下,有的落在凌乱的树枝上,有的落在蓬松密集的藤蔓里,有的飘进了浑浊乌黑的池塘里,剩下的全都落在了地上。

一匹瘦弱的狼迈着坚定的步伐行走在森林中,它步伐整齐,昂首挺胸,额头上一点深邃的蓝,目光坚定,嘴角露出两颗细长的牙齿。

它走到那个浑浊乌黑的池塘边,抬头望了望四周,埋下头,又抬起头望了望四周,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呼出。它重新抬起头,望了望四周,又竖起耳朵,细细听着空谷传来的乐声……它埋下头,用舌头舔了舔池塘里的水,又抬起头,继续昂首阔步地走着。

它走了很长时间,终于觉得累了,它望了望四周,就地卧下,又迅速起身,继续走着。

它慢慢地埋下了头,眼神也渐渐温和了许多,它的耳朵也慢慢耷拉,但,步伐依旧坚定。

它的眼睛露出浅浅的睡意,依然坚定地前行着。

它慢慢回忆,回忆所经历的一切……它的步伐不再坚定,它的眼神却异常坚定。

它慢慢地躺下,眼神依然坚定。

它转过头,用舌头舔着臀上的伤口。那是一个月前它和另一头狼打斗时留下的,同时留下的,还有它脖子上、前腿上、额头上的抓痕。

它本以为自己能够打过那头狼,它以为它的强悍足以吓住那头比它瘦弱的狼。但它错了,也失败了,一败涂地。若不是跑得快,连命也会丢。

它慢慢地闭上眼睛,回忆那天的打斗,它一口咬下去,本以为会咬住对方的脖子,不料对方一闪,从后面咬住了它的臀部。它本以为自己用后退一蹬就能够摆脱那混蛋,却不料那混蛋的牙齿已经嵌入皮肉,自己一蹬正好助了对方一腿之力。它本以为自己的爪子很是尖锐,却不料对方身手太过敏捷,反抓了它一把。它本以为逃跑就能幸免,却不料对手穷追不舍,还用爪子抓破了它的脖子。它本以为自己能从那条沟缝中一跃而过,却不料被藤蔓绊住,直直地摔了下去。

它的双眼紧闭,眼角金光闪闪……它回忆起掉下沟缝之后,浑身宛如刀割般疼痛,它尝试着站起来,几次失败之后,它放弃了。它慢慢地闭上眼睛,准备终结它作为狼,作为一头战功赫赫的头狼的一生。它想着那些被自己击倒的对手,想着被自己杀死的幼崽,想着和自己交配过的母狼……说起母狼,它最喜欢那头大屁股的狼,那是它从上一任头狼手里抢来的,是上一任头狼睡过的母狼。它喜欢和它交配,它喜欢它眼里的那股温柔的力量,那是所有母狼都没有的,它仅仅用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它的雄激素泛滥。它不喜欢和它在大庭广众下交配,它喜欢把它带到一个深邃而又不太黑暗的地方,默默地看着它的眼神,它看它的时候,眼神不再犀利,也不再带着头狼的统治的味道,它好像一只刚出生的小狼崽,贴在它的脸上,慢慢地刺激……

它睁开眼睛,夕阳的徐辉死死地缠绕着地平线,晚归的乌鸦顺着余晖匆匆赶回。

它艰难地站起身子,继续前行着,它的步伐缓慢而又摇摆,它的头埋得深深的。它想起那头它最爱的母狼,那头它曾经喜欢过的,交配过的母狼,在它掉入沟缝之后,毅然地跳了下来,摔在了它的身边。它看着它,眼里渗出苦涩的泪水,那是它作为头狼的泪。它慢慢地爬到它的身边,像以往一样贴着它的脸,它听见它鼻孔里的呼吸声越来越弱,它听见它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停止了跳动。它仰天长啸,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丝声响,它埋头痛哭,眼里却渗不出一滴热泪……它慢慢地起身,它仿佛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它仿佛觉得心底正在爆发。它迈出了坚定的步伐,朝着森林的最深处走去。

它回忆起小时候母亲曾说过,在森林最深处的山顶,生长着一种特殊的草,味道特苦,却能够治疗各种伤痛……

它迈着坚定的步伐,朝着森林的最深处走去……

它慢慢地,慢慢地迈出每一步,它迈出的步子越来越小,它的身体仿佛被抽掉了脊柱,它的腿脚仿佛被抽掉了筋脉,它的每一步,都仿佛是它作为狼,作为一头雄风赫赫的头狼的最后一步。

它停了下来,慢慢地卧在地上。干枯蓬松的树叶被压得‘嘶唦嘶唦’地响,几根被蛀得空空的树枝‘咔啦’一声断掉,吓得它立即站起身。它浑身瑟瑟,眼睛瞬间充满杀气,它的耳朵左右转动着,鼻子不安地耸着。很久,它终于收敛起满眼的杀气,又慢慢地卧下,刚被压断的树枝再次被压得粉碎。

它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又慢慢地睁开。它已经连续跋涉一个月,一个月里,它只在一条浅浅的小河沟里捉到一只青蛙,它已经没有力气再走下去……

它闭着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万丈光芒,它明白,它要死了,它快要结束它作为头狼的一生了。它回忆起很远很远的一个地方,青草茂盛,绿树成荫,它看到一只幼崽在青草中窜来窜去,时而追赶蝴蝶,时而挑逗青蛙,时而又傻傻地望着天空中飘过的奇怪形状的云朵……它的眼角慢慢地湿润……它看到幼崽依偎在一只母狼的身边,它看到幼崽慢慢地将头埋进母狼的胸前,它看到幼崽静静地含着母狼的 ……它的眼角渗出了泪珠……那是它熟悉的 ,它就是靠着那些 ,才得以变成强壮的头狼,它就是靠着那些 ,才得以打败强大的对手……

它静静地躺着,它的耳朵‘嗡嗡’地响个不停,它的鼻子变得越来越沉重。它的眼泪如同细小的溪流一般不住地淌着……它回忆起它的母亲,那只慈祥的母狼,它回忆起它母亲的容颜,那么温暖,那么可亲。它想起它见母亲的最后一面,它亲眼看着它的母亲吞下最后一口气,它亲眼看着它的母亲闭上双眼……它愤怒地大吼一声,吓得周围的狼瑟瑟发抖,它慢慢地舔了舔它母亲的脸,又哀嚎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去,头也不回。它明白它是头狼,是战功赫赫的头狼,是英勇无畏的战士,是铁骨铮铮的英雄。

它慢慢地闭上眼睛,安静地躺着……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泥沙味道,乌云滚滚地压过来,天地瞬间融为一体,黑压压一片。

它慢慢地睁开眼睛,望着天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它想起它作为头狼时带领一大对狼群捕猎时的场景,那时它跑在最后,一眼望去,也是这般黑压压一片……

它缓缓地站了起来,抬头仰望天空,它鼓足劲,发出一声沉闷悲怆而又充满 的呐喊。它发出声音的一瞬间,一道闪电划破天空,随即而来的,是同样沉闷悲怆而又充满 的雷声……它慢慢地埋下头,艰难地喘着气,它的眼里充满悲观的喜悦,它的目光比以往更加坚定,它眉心的一点深邃的绿,也携带着它目光里的 而变得更加耀眼。它的耳朵笔直地挺立着,它的嘴角同时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和锋利的牙齿……

它颤颤巍巍,艰难地前行着。它目光直视的方向,是它所期待的深不见底的深渊……

共 251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成王败寇。是流行在这个世界上的一条生存法则,尤其在动物界。文章以拟人化手法,描写了一只战败的头狼,在失去自己的领地与威严之后,慢慢走向死亡的过程。它想起自己的爱情,亲情,童年,以及曾经雄霸一方的往日。细腻的笔触,令人伤感的压抑氛围,仿佛一部缓缓播放的影片,充满了哀婉与凄清的气息。文中的狼,犹如一位虽败犹有铮铮傲骨的战将,在面对死亡时依然有着一份从容与淡漠。感谢赐稿江山,推荐!【编辑:紫玉清凉】

2 楼 文友: 2014-06-14 21: 0:48 将一匹曾经骁勇无敌的头狼战败之后,缓慢走向死亡的过程清晰形象地刻画出来。期待作者更多佳作!

 楼 文友: 2014-06-15 14: 8:48 一只食草的狼,可是,我没有看到它在吃草啊,或许,这里的食草只是为了表现它回味和母亲在草原的时光 ?

怎样预防韧带扭伤呢
孩子厌食怎么调理
希爱力治疗术后ED怎么样
小孩子脾胃虚弱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