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移动藏经阁 第二百九十九章 瓮中之鳖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7:33

移动藏经阁 第二百九十九章 瓮中之鳖

ps:这是第四更,凌晨还有一次更新,同时再继续昨天的话题,关于李小二的八卦。

另外,再求个月票,这个月咱的目标是保持着玄幻月榜前十,求各位给力给力……dǐng起我来。

洛北此刻终于明白,为什么每个人对待白晨都如此的特殊,为什么每个人都是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待白晨。

为什么白晨的武功这么高,又同时兼备了医术和炼丹术。

仅仅只是因为,他是花间小王子。

洛北其实和大部分人都是一样的观念,她也听説过花间小王子的传説。

她也曾经仰慕或者是崇拜过花间小王子,在她的心目中,似乎这世上没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

很多普通人也是如此,他们已经在心中将白晨塑造城了一个神人。

用现在的话説,他们就是脑残粉。

当然了,洛北相对来説理智一些,至少没有到狂热的地步。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对于这个名字的推崇,而且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她对白晨更加敬仰。

她可是亲眼目睹了白晨死而复生的人,她也看过白晨那神乎其神的医术。

不过现在还需要加上一个称呼……丹圣!

“这位姑娘请问贵姓芳名,在下姓张字长易,有礼了。”

看起来经过白晨当初的教导,如今的张才,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至少如今他见到女人。不会表现的太过冒失。

只是,白晨还是很不习惯。让张才在自己的面前泡妞,特别是这个女子还是自己认识的。

“她是我的弟子的姐姐,从原则上来説,也是我的晚辈。”白晨带着几分警告的语气説道。

“奴家洛北,黔洲人士,已经是妇人之身。”洛北苦笑的説道。

看的出来,眼前这比自己小上几岁的小子,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无赖。

白晨一巴掌拍醒张才。手搭在张才肩头用力一掐,将张才掐的嗷嗷叫痛。

“张才,你可愿意去我无量山玩玩?”

“玩玩?”

“当然了

移动藏经阁  第二百九十九章 瓮中之鳖

,如果你愿意加入我无量山,我也是非常欢迎的。”

“我又不会武功,加入无量山当累赘吗?”

其实张才双眼放光,已经説明他很想加入。

可是又担心自己会成为累赘。説到底还是对自己没信心。

当初自己的父亲就説过,自己文不成武不就,就已经让他对自己完全没了信心。

他不想一辈子都寄在别人的保护下,以前是张家,如今换成了白晨。

“没有谁天生就会武功,你入我无量宗。自然也会教你我们独门武功。”

“我真的可以吗?”张才依然没多少信心。

“现在説行不行,为时尚早,试一试总不会错……”

“我那爹那……”

“你爹那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然会与他説。”

……

欧阳天邪此刻显得非常狼狈,他此刻只想着找一个角落藏起来。

虽然他知道这种想法。非常像是一种脑袋埋沙里的长脖子鸟。

可是他就是如此的不安,毕竟他刚刚面对的是一个怪物。

一个真正的怪物。天人合一修为的恐怖怪物!

他觉得自己在那个怪物的面前,对方只要一根指头,就可以捏死他。

这并非夸大其词,虽然他也算是江湖上最dǐng尖的人物。

而且他也曾经以为,这个江湖上,不会再有人能够威胁的到自己。

可是如今他才明白,自己错了,错的如此的离谱。

欧阳天邪觉得自己现在的脑袋上就垂着一把剑,随时都有落下来的可能。

不知不觉,他已经狂奔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欧阳天邪看了看地界,此地已经到了蜀地的边境。

欧阳天邪想起,天邙山就在这附近。

欧阳天邪心念一转,便要去天邙山,鬼王那老东西常年隐居天邙山上,久未现世。

如果能够拉上鬼王和魔王这两个魔道巨孽,或许自己还有一线希望。

北邙山常年被阴云覆盖,让北邙山看起来阴气沉沉的。

再加上风啸声贯穿山涧,就如无数的怨魂哀嚎不止。

因陀邪鬼宗便隐匿于其中,正当欧阳天邪准备进入山涧深处的时候。

山涧内突然传来一生尖啸,便如厉鬼尖叫一样。

一团黑雾从山涧深处蔓延出来,紧接着便看懂黑雾之中,隐现出一个人影。

“桀桀……邪王,你今日怎地有空来看望老夫?”

欧阳天邪眯起眼睛,他可不记得鬼王有如此热情的时候。

每次都是直接下逐客令,或者让自己的弟子通传消息,然后就赶走自己。

今次自己刚到山涧外,他居然就迎了出来,实在是让他想不明白。

“鬼王,你最近可是清闲的很啊。”

“来来来……去我门中坐坐,你我也已经多年未见,难得你这次来,我们可得好好的叙叙。”鬼王热情的説道。

“还是不了,我记起来我教中还有事务,就不打扰鬼王你的清修了。”

説罢,欧阳天邪转身便要走,鬼王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实在是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急什么,你来我北邙山地域,为的不是来找我吗?怎的见了我却要转身就走?”

鬼王的身上黑气滚滚,转瞬便拦在欧阳天邪的面前,隐隐有动手的意思。

“鬼王,你这是何意?难道你想与我动手不城?”

欧阳天邪虽然不怕鬼王,可是此刻他并不想再招惹是非。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邪王,你还不知道沧州生了大事了吧。桀桀……”鬼王的笑容显得尤为诡异,看的欧阳天邪毛骨悚然。

“什么大事?”

“沧州城可是出了一个丹圣!!”

嘶——

“什么时候的事?”欧阳天邪倒吸一口凉气,他这两天疲于奔波,根本就没停留下来打探消息,可是就在这种时候,居然出了这则消息,实在是让他震惊。

“便是昨日,本座门中的弟子传回来的消息。沧州城上空出现丹劫,而且还出现了丹气化成的红龙冲霄,这一切都在喻示着,千年未出的丹圣重现人间。”

欧阳天邪知道鬼王是魔门三王之中,对丹道研究最透彻的,他虽然听不懂鬼王空中所説的一些专业术语,可是从鬼王的语气里。似乎已经确定了,真的有丹圣出现在这世上。

“鬼王,你当初説过,这世上不可能再出现丹圣,为何如今又如此肯定?”

“原本我是不信真的会有丹圣出世,可是如今我却不得不信。”

“为何?”

“因为那个丹圣就是花间小王子。”

鬼王的话一出。欧阳天邪的脸色都不好了,骇然看向鬼王:“你……你……你是説,那个花间小王子就是新出世的丹圣?”

“没错。”鬼王此刻的心情也非常矛盾,作为一个炼丹大师,他非常明白。要成为丹圣是何等艰难之事,不啻于登天之难。

可是。那个代传无线光辉的传奇小子,那个就连他都为之侧目的花间小王子,却让他对于这个传闻深信不疑。

他,绝对有可能做到!

欧阳天邪的目光都已经呆滞住了,他只觉得自己头皮麻。

如果他早知道白晨是丹圣的话,他绝对不会贸然开罪。

哪怕白晨差diǎn就将他的弟子杀死,哪怕白晨对他再如何厌恶,他也绝对……绝对不会去招惹白晨。

只是,如今再后悔为时已晚,自己将他的弟子杀了,这已经是不共戴天之仇。

何况还惹出了他背后的老怪物,这次自己的麻烦是真的大了。

现在欧阳天邪最痛恨的人不是白晨,反而是自己的弟子楚升邪。

如果不是他太自以为是,非要去招惹白晨,就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窘迫的境况。

而他居然还异想天开的,想要去招揽白晨。

此刻想来,实在是可笑至极。

自己的一个弟子,居然想要招揽一个丹圣,这不是可笑,这简直就是可悲……偏偏自己还无知的去帮楚升邪出气。

“鬼王,不如你我联手,将那小子掳来如何?你应该明白,如果得到了那小子,到时候我们魔门必然以十倍百倍的度壮大。”

“桀桀……”鬼王又是诡异一笑,他的笑声总是让人毛骨悚然:“你説的这主意好,只是既然是合作,你总该表示一下诚意吧?”

“诚意?你要什么诚意?”

“很简单,你的一条手臂!”

欧阳天邪脸色大变:“鬼王,你这是何意?我诚心诚意与你商讨,你却如此恶言相向。”

“诚心诚意?我看你分明就是想拖我下水!”鬼王冷哼一声:“昨日你从沧州城狼狈逃走,明显是得罪了那花间小王子,你得罪不起,却要陷我于险境之中,你又是什么意思?而后花间小王子又向我魔门中人出通告,只要是我魔门中人,取你一臂者,便可得到二十阶丹药一枚,本座不知道你与那花间小王子是何恩怨,可是既然他出这种通告,想必你们是不死不休恩怨,不过你放心,花间小王子説过,他只收你的两条胳膊,至于你的性命,他不感兴趣!”

“该死!”欧阳天邪脸色可想而知会有多难看。

白晨这分明就是要将他逼入绝境之中,居然向魔门中人传出这种消息。

那么用不了多久,整个魔门都会将他视作鱼肉宰割。

欧阳天邪虽然不怕,可是鬼王和魔王,却是不得不防。

如今鬼王已经心动,对自己出手了,那么以魔王的心性,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鬼王,你真当本座怕你不成?”

六盘水治疗妇科医院
六盘水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六盘水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六盘水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