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大胡子爷的羊

发布时间:2019-10-18 20:49:09

摘要:放羊人的一生太过平凡,作为放羊人的后代,在明白学习知识的重要性的同时,更希望把与亲人美好的记忆留下来。文章中有方言的出现,更多是想表现出地方特色,希望不会影响读者。这是写作生涯的处女作,路还长,继续努力。

大胡子爷有一群羊,他从来不会睡不着,因为每晚睡觉前他会仔仔细细数一遍羊,花脸长耳朵的,黑头花眼睛的,嚎的最歪(厉害)的……

“玛奈尔,快点子起,起来跟爷放羊去,今儿肯定不晒,爷给你还装了几包包子酸奶!”

玛奈尔眼睛睁开,就看到了大胡子爷爷抖动着几颗热乎吐沫星子的大胡子,笑嘻嘻地瞅着他,“走,跟爷放羊去,开学了爷给你买新衣裳。”“哎哟,爷,今天我么心可(去),你把人领到那么远放羊,又晒又乏,我不可(去)!”花褥子往头上一盖,玛奈尔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那就你睡着,爷一个儿走。”说完,大胡子老汉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夏进酸奶放到玛奈尔的枕头跟前,悄悄出去了。

玛奈尔仔细一想,这个老汉一个人赶着一群羊,今儿天气有点阴,可别下雨了。这么一想,玛奈尔拿着酸奶一骨碌儿翻起来,赶紧追大胡子爷去了。

“爷,你咋不喊我奶奶跟你一起放羊,我奶奶一天刚浪门子,喊着来换我嘛。”玛奈尔半打趣着说道。“你奶奶咋走动呢么,一天还给爷做饭呢,爷舍不得使唤。”大胡子爷说完,笑得像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日子在爷孙俩有点不分辈数的闲谈中穿梭得飞快。玛奈尔的记忆里,大胡子爷爷跟奶奶很少吵架,即使吵,也是奶奶吵爷爷。

“麦麦儿”是大胡子爷对奶奶没人时候的称呼,因为奶奶叫法图麦,大胡子爷叫穆萨,但是奶奶对大胡子爷的称呼永远是“哎”,因为她嫌其他称呼太肉麻。

好了,我们不扯这些,来说说大胡子爷的羊。

大胡子爷在跟完集的这个夜晚,睡的有点不习惯,因为今天的羊没数够。这咋顿(咋办)呢,羊呢!我们上面说了下文只谈大胡子爷的羊不谈别的,但是谈到跟大胡子爷有关的,就必须要说法图麦奶奶。是的,今天大胡子爷跟了个集,卖了个羊羔,给法图麦奶奶在街上做了两个新褂子,给玛奈尔提了一箱子酸奶,只给自己买了一双新布鞋,以前都是法图麦奶奶给他做鞋,后来法图麦奶奶的视力越来越差,就没人给大胡子爷做了。

无论如何,大胡子爷少了一只羊,花脸长耳朵的。

玛奈尔跟大胡子爷一起放羊的日子大多是假期,大胡子爷觉得很亏欠,这娃放了假我就喊着来了,虽然每次都这么想,但还是忍不住去叫玛奈尔,因为山里放羊的日子过于寂寞。只有一种情况大胡子爷不会叫玛奈尔跟他一起去,那就是当玛奈尔在做作业,学习的时候,大胡子爷会悄悄地伏在木头窗户上看看,然后不舍得走开,就像集市里看上一只很俊的羊羔却手头紧的那种感觉。

“爷,我后天就开学了,再就不跟你放羊了。”大胡子爷听到后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用皱巴巴的眼角刮了一下玛奈尔,浓密的眉毛像黑色的拂尘,扫掉眼前的一丝丝失落,捋了捋胡子继续向前走。每当这种时候,一家欢喜一家愁,玛奈尔解放了,寂寞又缠上了这个可怜的老头子。

开学当天。一大早,大胡子爷爷又习惯性地来到玛奈尔的枕头跟前,玛奈尔见鬼一般地怪叫:“爷,你把我饶了可啥,我今儿上学可呢。”顺着大胡子爷的大胡子看上去,今天大胡子爷的眼袋就像女生暖肚子的热水袋那么大。“不,今儿爷不喊你放羊”说着,手从油光闪闪的口袋里伸进去掏出了几百块钱。“突突突”假装这是大胡子爷吐唾沫的声音,这个时候应该是大胡子老板了,很有气质地把几张人民币过来过去数,直到手指头的唾沫干了,搓不动毛爷爷的时候,“爷昨儿把那个吃得最厉害,最壮的羊卖了,这几百块钱你拿着,让你妈给你好好买几件新衣裳上学穿。”说完宠溺地亲了一下玛奈尔,无奈一脸大胡子扎得玛奈尔差点钻不到被窝里。

怪不得今天大胡子爷眼袋那么大,原来又少了一只羊,黑头花眼睛的。

“哎!”……是的,听到这熟悉的称呼,你就该知道这是法图麦奶奶在呼唤大胡子爷了。“今年尔迪(古尔邦节)我们准备点啥呢?”法图麦奶奶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问大胡子爷这个问题,大胡子爷的回答总是“宰羊。”

你肯定觉得大胡子爷是个很随便的人,动不动就宰羊。那你就想错了,人民教师一生奉献在三尺讲台,桃李满天下;建筑师尽心尽力设计高楼,劳动者们辛勤行动,才有广厦千万间;而大胡子爷,不论严寒酷暑的放羊,留下了什么,难道是满山遍野的羊粪蛋蛋子吗?可能是吧。但至少玛奈尔不觉得这样,尔迪那几天大胡子爷会给自己放几天假,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去清真寺,等到礼拜下来,请阿訇来宰那只承载着新年祈福的牲(羊)。这是大胡子爷少有的失去一只羊还那么开心的时候了。“银沙安拉,我的后代们平平安安的就好。”大胡子爷爷的眼袋还是吊着,嘴也咧着笑,尽管又少了一只羊。

如你所见,六十多岁的大胡子爷慢慢开始失眠睡不好觉了,因为他的羊越来越少,但他收获了什么呢?

于婚姻,他是法图麦奶奶老实的穆萨;于亲情,他是孙子和蔼的爷爷;于信仰,他至少内心无愧,算个合格的信徒。

“法图麦,这最后一个花头羊我们卖了给你扯个新褂子。”大胡子爷笑眯眯对着法图麦奶奶说。

“瓜穆萨。”法图麦奶奶有点害羞了,大胡子爷看到背后夜空的星星眨啊眨,就像法图麦奶奶闪烁着的眸子。

共 19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像是鲁迅先生说过,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这篇小说就是反映回民生活的一面镜子。小说中的大胡子爷一生与羊为伴,放羊卖羊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乐趣。但是每少一只羊,他的心里便有些许的难受。即使是他自愿卖掉的羊,他也有些不舍。但在回民的古尔邦节这几天,他却慷慨地请阿訇杀一只羊贡献给清真寺,并且在这几天他会给自己放几天假,然后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去清真寺做礼拜,这是大胡子爷少有的失去一只羊还那么开心的时候了。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8-12-06 20:15:45 一个乐观豁达的回民大胡子爷的形象跃然纸上并且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欣赏了,问候作者玛奈尔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 2018-12-06 22: 4:54 问您好,感谢您的阅读和评论,荣幸。

2 楼 文友: 2018-12-1 07: :59 盼望多写写少数民族兄弟姐妹的事!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回复2 楼 文友: 2018-12-14 1 :21: 8 感谢评论,会再接再厉的!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长沙东大肛肠医院电话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怎么样

长沙东大肛肠医院在线咨询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遵义癫痫病最好的治疗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怎么走
遵义医院看癫痫哪家好
贵阳癫痫病医院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