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械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机会

发布时间:2020-01-16 16:42:28

械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机会

老肖是怎么也没想到王占强一见到他就如此不客气,在怎么着他老肖也是团里的老人,虽然一直在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八队,可军衔却是比王占强高的,他也没得罪过王占强,无论从那点来看王占强也不应该上来就出言不逊。

老肖是个老好人没错,这点从他对吴胖子等人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他从来不摆领导的架子,但老好人也是人,王占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说他老肖可忍不住了,一张脸先是胀得通红,随即怒道:“王占强你放肆,你怎么跟我说话那?”

王占强撇撇嘴不屑一笑歪歪扭扭的给老肖敬个军礼,随即有气无力道:“首长对不起啊,我这人就是喜欢说实话,得罪您之处还请您多包含。”

王占强这架势、这语气那里像是道歉,反倒不如说他在挑衅老肖,这点从他喊老肖首长就可以听出来,他是故意埋汰人,老肖的军衔确实比他高,但也没到首长的地步,现在喊他首长什么意思?明显是说他老肖拿军衔压人,真把自己当首长了,这要是有人把王占强的话添油加醋的说给部队首长听,换个心眼小的首长真得记恨老肖不可,闹不好还得给他小鞋穿。

在说他后边的话,什么叫喜欢说实话?那他的意思就是说他刚说的那句“老肖啊你们送来这狗也太没规矩了?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狗。”说的一点错没有呗?

老肖是老好人,但不是傻子,他听得出来王占强这话里的意思,脸色立刻变得越发难看了,喘着粗气怒视着王占强张嘴就要说话,但还不等他说出来苏弘文拦住他道:“老肖算了。我们走。”

在苏弘文看来留在这跟王占强做口舌之争实在是一件很没意思的事,等到了比赛的时候直接用实力说话才是王道,到那时候王占强就会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是多可笑、无知。

苏弘文不想做口舌之争,但王占强却想,他看看苏弘文突然惊呼道:“哎呦喂,我当是谁那。原来是苏大医生啊,您说您放着好好的医生不不当,干嘛跑部队里养狗来。”说到这王占强看着狼牙嘴里“啧啧”道:“好好的狗就让你给养废了,你这不是糟蹋东西、浪费部队资源吗?我劝您啊还是赶紧回医院吧,别在部队糟蹋东西浪费资源了,这事包我身上,我回头就跟团长说放您走,怎么样够意思吧?”

一听这话不等苏弘文说什么老肖立刻怒道:“王占强你放肆。”老肖实在不是个会吵架的人,气成这样翻来覆去也就会说那几句话。

王占强根本就不搭理老肖。看都不看他,苏弘文看他这态度心里也是火起,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道:“老肖算了我们走,狗咬了你你总不能去咬狗吧?”

王占强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一听这话立刻怒视苏弘文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有你说话的地方吗?放肆。”

苏弘文看都不看王占强伸手摸摸狼牙毛茸茸的大头似乎在对它道:“唉,现在有些人还真把自己当人看了?狗永远就是狗,可人有的时候他就不是个人。”

老肖一听苏弘文说这话如此犀利,心里是大感觉解气。

王占强怒道:“你给我站好了。你的军容军纪在那里?见到我不知道敬礼吗?你在新兵连是怎么学的?”王占强还真比苏弘文军衔高,苏弘文到现在还就是个列兵。绿色的肩章上可怜兮兮的只有一道杠,十足十的新兵蛋子,但王占强肩章上边却是一杠两星,十足十的中尉,比苏弘文军衔可高了不少。

苏弘文学着王占强的样子懒洋洋的敬礼道:“首长好。”

这一句话差点没把王占强给噎死,他刚才给老肖敬礼时就是这样。说的话也类似,他到是能说苏弘文毫无军容军纪,可他是违纪在先,真说了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话实在是说不出来。

老肖感觉这个解气。得意的瞪了一眼王占强,心里给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苏弘文竖了个大拇指。

在这时候团长郭松走了过来,瓮声瓮气道:“都聚在这里干什么?开会吗?带着狗都给老子滚蛋。”显然郭大团长在远处已经看明白了王占强、苏弘文这些人在吵架。

王占强瞪了一眼苏弘文跟老肖后就带着狗都散了,其他人看没热闹可看也纷纷冲郭松敬礼后就走了。

老肖跟苏弘文正要走郭松道:“老肖你俩等等,跟我来,我有话跟你们说。”

苏弘文跟老肖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彼此的迷茫,显然两个人都不知道郭松找他们干什么。

两个人来到郭松的办公室,郭松一反刚才的严肃笑呵呵的给他们倒了一杯茶,让他们都坐下后看看苏弘文又看看老肖突然苦笑道:“这个薛景中还真会给我找事。”

苏弘文跟老肖听得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郭团长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郭松呼出一口气对老肖道:“老肖啊小苏在你们那表现怎么样?”

老肖对苏弘文是很有好感的,赶紧说了一大堆好话。

郭松听后点点头道:“小苏啊,你表现不错我看就别在军犬八队待着了,太埋没人才了,这样团里几个主战连队你随便选。”

苏弘文一愣,抓抓头道:“团长你想让我去主战连队?”

郭松点点头没说话等苏弘文回答,当初薛景中怕给自己找麻烦给苏弘文弄去了军犬八队混日子,这事一开始郭松可是不知道的,但后来苏弘文把演习给搅和了才让他知道苏弘文去了八队,当时郭松气得够呛把薛景中喊来骂了个狗血喷头。

事后他仔细问了一下苏弘文是怎么把演习给搅黄了的,听后立刻对苏弘文来了兴趣,抛开他的身份不说,就说他展现出来的身手就是个好兵,这样的人就算没有上边的人发话他郭松也得把他弄到主战连队去让他成为一把尖刀。

可也因为上次苏弘文搅黄了演习的事毒狼特种部队也盯上了他,郭松可不想把苏弘文给他们,于是就百般推脱,一直到了现在总算是把毒狼的人给打发了,这也才打算调动一下苏弘文。

老肖看苏弘文不说话赶紧捅他,这可是好事,苏弘文去了主站连队肯定是前途无量,可比在军犬八连混日子好得太多了。

苏弘文又抓抓头道:“团长这事你让我考虑、考虑行吗?”

郭松哈哈笑道:“行,等比赛结束了告诉我你的想法,这次比赛有信心吗?”

苏弘文点点头笑道:“有信心,狼牙肯定能拿第一。”

这话郭松可不信,军犬八队什么德行他这团长太清楚了,要好狗没好狗,要好的训练设备没好的训练设备,好的驯犬人才也没有,苏弘文以前又是搞医的,从来没养过狗,更别说训练军犬了,他现在带犬来参赛十有**是自信心太满了,年轻人有自信到也是好事,可军犬选拔赛那有那么简单?现在他带犬来参加比赛到也是好事,让他知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年轻人多摔几个跟头对他也是一种磨练。

心里有了这个想法郭松也没多说什么,他不想现在打击苏弘文的自信心,还是等着他在比赛中摔了个跟头吧,对于他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吃亏是福。

苏弘文跟老肖跟郭松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一出来老肖便急道:“小苏你干嘛还考虑啊?这多好的事,你赶紧选个最好的连队过去,别待在八队了。”

苏弘文呼出一口气道:“要是换新兵连刚结束那会我肯定刚才就一口答应了,可现在我真不想离开八队,舍不得你们,舍不得狼牙、珍珠它们,老肖这事你别劝我了,让我想想。”

老肖跟苏弘文相处也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他知道苏弘文这人很重感情,他是舍不得离开八队,可八队真的不适合他,老肖拍拍苏弘文的肩膀道:“小苏我知道你舍不得八队,但你留在咱们八队真的没什么前途,不知道那天八队就解散了,你还是早做好打算吧,这人啊要往高处走。”

苏弘文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什么也没说,笑笑迈步往前走,八队不会解散的,有他在八队就会永远存在。

第二天就是军犬选拔赛了,比赛地点就在王占强的军犬一队,这里的条件、设备是整个团最好的。

苏弘文一早就跟老肖等人带着狼牙去了比赛场地,其他军犬队的人陆续也都来了,郭松等团领导也来看比赛,一下让这里热闹起来。

但这到底是部队,比赛一开始前来观看比赛的士兵们就安静下来整齐的坐好。

上午的比赛是一些基础科目,难度不是很大,但也正是这些基础的科目更能看出一条犬的素质如何,其他犬的表现普普通通,没什么亮点,但到了王占强带着他的黑风上场后立刻让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伊犁州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重庆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宁波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银川最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