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27章:分析

发布时间:2019-09-24 18:29:08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27章:分析

听着小狼嘴里喊了句中计了,人已经跑了huiqu,我和老嫖对视了一眼,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小狼就已经跑远了。<-.

“我操,别他娘的看了,快追。”

要不是老嫖的这一句快追,我还没fǎnying过来,连忙跟了上去。等我们跑到石洞的时候,小狼已经在那里站着了。

站在石洞外面拿着手电照石洞的dǐng端,问道:“刚才我们追进去的时候,有没有人照看上面?”

我们三个同时摇了摇头,老嫖在一旁yihuo的问道:“展昭,你的意思是,刚才咱们回来的时候,那人根本没有走,而是藏在洞dǐng上面。”説完用手电照了一下石洞的dǐng端。

“不知道,不过,很有可能是这样。小七,刚才的分析没错,zhègè人一定是在里面跑出来的,看到我们在远端,所以才来破坏符号。他的确没有理由再进去,如果里面不是危险到一定程度,zhègè人也不会和蝎子一起出来,所以刚才很有可能他就藏到了dǐng上。”小狼分析説。

我抬头看了一眼石洞的dǐng端,的确可以藏一个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只要在上面用手脚两侧支撑,呆上个半小时绝对不成问题。

“我日的,不对吧,有一diǎn似乎説不通,你们想想看,就算他娘的,那个家伙从里面和蝎子一起出来的,可他怎么能知道我们在这呢?刚才我们离这里可不近,想从这里看到我们必须得用手电,可根本就没有手电光从里面照出来,要是有手电光出来,咱们早就应该发现了。”老嫖分析説。

老嫖的话説完,顿时间安静了下来,谁都没有kǎolu到老嫖提出的zhègè问题,都在冷静的思考。老嫖也在嘴里嘟囔着:“什么人这么黑不用手电,就能看见呢?除非像展昭一样的眼睛,要不然不可能。”

老嫖的这句话倒把小狼和孟心蕊提醒了,异口同声的説道:“梁超。”

我一听到梁超zhègè名字likè问道:“他也在这么黑的地方能看到吗?”

孟心蕊对着我diǎn了diǎn头,并没有説话,而是蹲到一旁沉思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27章:分析

,不过我直视她时,她的目光一直在闪躲我。看来在她心里一定是知道梁超的一些事情,并没有告诉我们,不然她的眼神不会慌乱的躲着我。

我并没有去追问她,而是一直在想老嫖刚才説的问题,感觉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并不是像老嫖説的那么绝对,对方如果没有手电就一定是梁超的话,那似乎説的太狭隘了,看了一眼周围likè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老嫖,你有diǎn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我对着老嫖説道。

“操,你小子能不能把话説明白?”老嫖很不理解我説的这句话。

“你刚才説,对方必须要有手电才能看到我们,我觉得zhègè説法不对。其实,不管zhègè人是不是梁超,他都不用靠手电就能看见我们,而相反我们却看不见他。你想想看,我们四个人一起打着手电往前跑,手电光始终照着前面,那是多么大的光线,如果他和蝎子一起跑出来的,怎么会看不到前面有光呢,他在后面可以轻而易举的看清我们,而我们却察觉不到他。”

“小七,説的zhègè,我赞成。我们刚才只顾跑了,不要説后面没打手电,jiushi真有手电光,我们也不一定会注意到。即使注意到了,也会认为是我们自己人的,毕竟我们不是并排跑的。”孟心蕊接着説道。

我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对孟心蕊有了好感,也许是影的原因,也许是这两次她肯定我説话的原因。但内心里同时对她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是排斥一样,虽然现在对她有好感,可始终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

小狼始终沉思着,搞不清楚他在想什么,老嫖在一旁也直挠头,可能是因为我和孟心蕊推翻了他的分析,他一直在为自己的分析寻找更好的理由。

过了几十秒,还是老嫖打破了这种沉寂,对着小狼问道:“展昭,如果你肯定那个人刚才是躲在上面,现在那个人应该是跑出去了,咱们就应该追一下,不敢往里面追,咱们还不敢往外面追吗?这里可是长白山深处,外面还有雪,要是真有人跑出去了,一定会有脚印,咱们可以顺着脚印追到zhègè人。”

“不错,小狼,咱们应该追下,不应该在这里傻等着。”

我话音刚落,孟心蕊就接话説:“没错,走,追出去看看,如果是梁超,正好现在抓住他。”看着小狼还在犹豫,孟心蕊接着説道:“别犹豫了,再晚就抓不到他了,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説完她就先往外跑了出去,有了孟心蕊的带动,老嫖也跟了上去,我看小狼还没有动的意思,我也没有动,而是一直zhushi着小狼的表情。对于小狼我还是充分的相信他,无论是身体的对抗,还是技术和对问题的判断能力,他绝对是个我值得信任的高手。

小狼看着我也没有动,便问我説:“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去追?”

“我在等你一起去。”

“我是不会去的。”説完,小狼朝着他们两个跑出去的方向看去,见他们已经跑远了,接着对我説道:“你不感觉有问题吗?”

小狼的这句话,倒给我问住了,他很少征求别人的意见,难得他问道我了,而我却并没有感觉到还有什么问题。

小狼见我没説话,接着説道:“有没有想过,zhègè人为什么要破坏符号?”

我摇了摇头回答説:“没有。”

“我们刚才是往出跑,如果真有人和蝎子一起跑出来,看到我们的时候应该是背影,是在往出跑的状态,那他的第一fǎnying也应该是跑出去才对。试问什么样的人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来破坏符号?如果换成是你,你的第一意识会是干什么?即使你看到了有四个人在你前面。”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逃跑。”

百色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吉首治疗早泄方法
随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北京国仁医院看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