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軍警杯小說江湖滿地

发布时间:2019-10-12 16:12:45

  摘要:“关塞极天唯鸟道,江湖满地一渔翁”,鸟道虽险,依然是“道”;江湖满地,却不是“地”江湖险恶,儿女多情,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前路呢 (一)絕頂相逢

  北瞰黄河,南连秦岭,云台落雁,峻险绝九州;西临少华,东拥潼关,莲花朝阳,奇拔冠五岳世人都觉得,“自古华山一条路”,艰险陡峭的华山,有王气之尊,就好像一个昂然挺立的大丈夫一般,直插云霄的高峰,使得它拥有了“华山天下雄”的美誉可是,唯有陈传白偏偏不这么想,她觉得,那华山由五峰组成,远望状若莲花,看上去,是那样旖旎,又是如此亭亭玉立,那鸣泉、飞瀑、红叶、雪凇、云雾,构成了一幅美妙绝伦的画卷,如此的景致,难道不能把它比作一个绝世独立的女子吗

  就好像,她家 一样

  陈传白从小便是个孤儿,生逢乱世,有多少无家可归的孩子,活活冻饿而死,可是,她却那么幸运,遇见了 她就好像是一朵来自天山绝顶的雪莲花一般,超凡脱俗,又好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一袭红衣飘飘,迅速温暖了即将冻僵的陈传白那个时候, 比她大不了几岁,身量也不高,她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对她说:“饿坏了吧,吃吧”此时此刻,当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传白抬头望去的时候, ,就好像是藐姑射山上的仙子一般,那样庄严,不可亵渎从此,陈传白就发誓,要一辈子跟随这个给了她一个馒头的人,一辈子忠于她

  住在华山绝顶,在那里,有一个叫做素林宫的地方, 就是素林宫的宫主,名叫齐邀月在陈传白看来,素林宫就是仙境,因为,素林宫里开满了四时不谢之花,极尽妍态,都是人间难得一见的极品就拿牡丹花来说吧,世人都只知道“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可是,却不知道,这华山绝顶的素林宫,那牡丹才是旷世奇珍有一种牡丹,每一层花瓣的颜色,都是不同的,就好像是五彩的霓虹一般,而且比霓虹更绚烂,因为,每一层花瓣上的色彩都不是单一的,而是靠近花心的地方颜色浓,靠近外面的地方色泽浅,上面还缀有白色的斑纹

  一直到今天早上,陈传白都觉得,只有 才能够配得上华山,她那绰约的风姿,那凌风独立的风骨,就和华山一般美妙可是,现在,陈传白却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变了,她觉得,其实如果将一个男子比作华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素林宫里,没有男人,一个都没有,所以,自从跟着 来到素林宫之后,陈传白就再也都没有看见过一个男子,她没有想到过,一个男人,也可以像山一样伟岸,像山一般坚强,像山一般挺立

  华山西峰之上,三面悬崖,如刀削一般,上峰的小路就在刀刃上,令人触目惊心西峰的南崖之上,有山脊和南峰相连,石色苍黛,形态像一条屈缩的巨龙,人称屈岭,也叫小苍龙岭,是著名的险道陈传白躲在暗处,就这样看着他和官兵厮杀,且战且退,一路上爬,一直爬到了华山的绝顶之上一袭紫色的战袍,已经被汗水和血水浸透,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宝剑,背上背着一个婴孩,和一员顶盔冠甲的战将,对峙着

  “陈紫衣,不要顽抗了,留下你背上的孩子,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我们武功相当,你一个人逃,我拦不了你,可是,若是要带着一个孩子走,我恐怕,你是跑不了的”那名战将用手中滴血的战刀点指陈紫衣,傲然说道

  陈紫衣长叹一口气,环顾四周,华山绝顶之上,群山起伏,云霞四披,周野屏开,黄渭曲流,如置身仙乡神府,让人不禁将心中的万种俗念,一扫而空,只可惜,面对如此美景,却不能欣赏,怎不让人叹息呢,想到这里,他再次叹息道:“你我也算是兄弟一场,你又为何赶尽杀绝呢就放过我和我的儿子吧”

  “哈哈哈”那战将哈哈大笑,好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事情,道:“你都没有成亲,又何来儿子陈紫衣,不要骗我了,其实,你背上的孩子,乃是逆臣袁崇焕的儿子,袁文弼我说的对也不对”

  陈紫衣的身子一抖,道:“胡说,袁督师兄弟妻子流三千里,籍其家,督师无子,家亦无余赀,天下冤之,这乃是世人共知的事实,你又在这里胡说什么呢”

  那战将道:“不用再狡辩了,袁崇焕在崇祯年间,曾经纳一妾,这妾,为他生下了一名遗腹子,取名叫做袁文弼,也就是你背上的这个孩子”

  陈紫衣气得身子发抖,自知再也无法隐瞒了,他沉声道:“难道,你真的要斩草除根吗我听说,袁督师的家人在流放的途中,遭到了山匪的偷袭,全部被杀,莫非,那些山匪,其实就是你们”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有的时候,人们并不是因为害怕而发抖,而是因为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陈紫衣,这句俗语,你不会没有听说过吧”说着,那战将便悄悄做了一个手势,带领着手下的兵卒,一点点小心翼翼地在山崖上往前蹭,慢慢地靠近陈紫衣

  “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陈紫衣突然仰天长啸,震落飞花一片,同时,也震动了陈传白的心,若不是 有命,不准素林宫的人随便在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武功,她真想马上就冲出去,将那些官兵全都踢下山崖她的手使劲地揪着自己的衣服,暗地里替陈紫衣使劲,虽然居住在这华山绝顶,可是,她对于外面的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崇祯三年八月的时候,督师袁崇焕因为谋反罪而被诛杀,可是,有那明白事理的有识之士都知道,那是皇帝中了人家的反间计了,所以,袁崇焕应该是被冤枉的本来,她也就只是当一个笑话听,可是,现如今,追杀袁家后人的官兵,竟然杀到了华山绝顶,她便不得不留神看个仔细了

  更何况,那浴血拼杀的少年侠士,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他握剑的手虽然颤抖,却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兵器,他浑身是伤,不断地有汩汩的鲜血从伤口涌出,怎不叫人为他捏一把汗呢他就在这绝壁之上,和朝廷的追兵对峙着,华山以易守难攻而闻名,可是,面对千百倍于自己的敌人,纵使他浑身是铁,又能碾得动几根钉呢

  陈紫衣再次扬起了手中的宝剑,却显得那样无力,可是,他宁愿站着死,也不能跪着亡,他觉得自己死不足惜,可是袁大人唯一的骨血要是保不住的话,又如何向九泉之下的老大人交待呢

  就在陈传白揪心观望的时候,一只柔弱无骨的手,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肩头,一个轻柔赛过吴侬软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传白,我说过,素林宫的人,不能被凡俗的感情牵挂,难道,你忘记了吗”

  陈传白吓得一激灵,连忙回身,施礼道:“对不起, ,传白知道错了”她的身后,站着一个绝色的女子,云髻峨峨,修眉皓齿,明眸善睐,肌肤胜雪,她穿着一袭红色的衣衫,柔情绰态,这便是素林宫的主人齐邀月

  齐邀月向着陈紫衣的方向望了过去,柔声道:“你想救他,是不是”

  陈传白先是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道:“不,我知道素林宫的规矩, ,我们回去吧”她不敢再回头去看,她害怕自己再次看见那紫衣少年脸上的鲜血,眼中的坚毅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恳求 救他的,可是,她知道 的脾气,求也是没用的

  齐邀月却柔柔地说道:“这世上的男子,都是寡情薄幸的,老宫主在临死前,就已经告诫过我们了”陈传白低下了头,不再言语,邀月却微微笑着望着远方说:“可是,孩子却是无辜的”

  陈传白听见齐邀月这么一说,猛地抬起了头,像是看见了希望,道:“是啊,是啊,而且,这孩子是袁崇焕的儿子,袁崇焕,可是一个好人啊”

  “袁崇焕”齐邀月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突然微微地一皱,脸上露出很复杂的表情,可旋即又恢复了镇静,道:“好啊,传白,既然你想救他们,我们就去救”

  陈紫衣已经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他留恋地最后望了一眼这个人世间,就想带着孩子往深渊下跳,士可杀,不可辱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看见一红一白两个女子从天而降,随着她们一起散落的还有满地芬芳的花瓣她们一个雍容典雅,一个高雅脱俗,宛若下凡的仙子一般更让人惊诧的是她们的武功,她们的身姿在华山的奇岩怪石之间起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飘摇如同流风回雪一般,瞬息间,尸横遍野,飞舞的香花掩盖了鲜血的腥臭片刻之后,她们挟起惊愕无比的陈紫衣,飞渡万丈深渊,离开了险境

  (二)素林仙宫

  生和死的距离,往往就在一线之间,刚才还是血雨腥风,刀头舔血,可是,眨眼之间,陈紫衣就仿佛来到了世外桃源穿行在素林宫那繁花茂叶之间的陈紫衣,就好像是误入了桃源深处的武陵人一般,惊愕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寄言嘉遁客,此处是仙乡”,难怪当年隐士陈抟会这么说呢,真是如此啊,在素林宫,处处鸟语花香,纷红骇绿,如果不是亲眼看见,陈紫衣还真是不敢相信,在当今这“白骨露于野”的乱世之中,还会有这么一片乐土只可惜,“江山信美,终非吾土”,现如今,眼看就要到了“国破山河在”的时候,清兵就要入关了,只恐怕,这最后的乐土,也将不保了啊想到这里,陈紫衣不禁叹了一口气

  “陈公子,你唉声叹气地做什么呢莫非,是嫌弃这素林宫僻陋不成我家 ,可是好心邀请你来素林宫做客呢”陈传白笑呵呵地说着,眼波流转,含情脉脉

  陈紫衣连忙施礼道:“这位姐姐说笑了,你家 盛情款待,又救了我的性命,我怎好挑剔”虽然相处没有多长时间,他便发现,那陈传白虽然是一袭白衣,可是却性子爽直,热情,而那素林宫主齐邀月虽然穿着红衣,却是如冰月皎然,令人只可仰观

  齐邀月淡淡地说:“陈公子,你背上的孩子,是什么人啊,难道,当真是袁崇焕的儿子吗”

  陈紫衣长叹一声,道:“不瞒邀月 ,这孩子,正是袁督师留存世上的最后一点骨血”

  “喔”齐邀月面目如常,可是,手却紧紧地攥住了自己身下坐着的石椅,在石椅的扶手上,留下了两道浅浅的指痕,正巧一片不开眼的树叶,在这个时候从她的面前飘落,迅速被齐邀月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气切成了两段陈紫衣没有注意到,陈传白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她不知道,“袁崇焕”这个名字,又怎么惹到了 ,竟然让她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可是,齐邀月竟然忍住了没有发作出来,她只是淡淡地说:“陈公子,你身受重伤,不妨在这里将养数日,等伤好了之后,再做打算吧”说罢,就转身匆匆离开了

  素林宫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的确,如果没有惹得宫主齐邀月生气的话,这里的确是安全的,可是,陈传白已经猜到, 迟早会对陈公子和那孩子不利的虽然她曾经发誓,要忠于 ,可是,她却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人,爱上了那个在华山绝顶拼死搏杀的血人儿,爱上了这个倔强的、杀不死的勇士

  双峰叠障,天边是无边空碧,山风吹过之后,将月亮四周的云彩全都吹散了,玉阙琼宫里应该是愁寂的吧,就好像这华山绝顶一般,虽然说,这里美景如画,美女如云,可是,她们都好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每日里,除了伺候花草以外,就不知道做些什么别的事情了说实话,这里虽然美,但是,美得太不真实,就好像是一个梦一般陈紫衣长叹一口气,他想离开这里,可是,天下之大,又有哪里能够容身呢,至少,这里还是安全的,更何况,他不是孤身一人,他带着袁大人的孩子,难道要让这孩子跟着自己漂泊江湖吗

  又是一声长叹,一杯酒还没有饮尽,已经让人感受到了夜的寒气,站在碧城之上凝望,远处云雾缥缈陈紫衣不禁感叹:“浮世几回今夕,圆缺晴阴,古今同恨,我更长为客,婵娟明夜,尊前谁念南陌”

  “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像你这样愁眉苦脸的”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少女轻柔的声音,陈紫衣回头去看,却看见白衣的陈传白站在自己的身后

  “是啊,你们都是和赤松子同游之人,哪里会知道我们这些凡俗之人心中都在想些什么呢”陈紫衣又是一声长叹

  “不,你错了,其实,我们每个姐妹,都有着一段孤苦的身世,个个全都是举目无亲,贫病交加,然后,才被宫主或者是老宫主收留,住在这素林宫里”陈传白微笑道:“ 待我们很好,只是,刚进素林宫的那天,我们就被关照,我们都是九死一生之人,算是死过了一回,从今以后,就不能再和普通的凡俗之人那样喜怒哀乐,只有彻底忘情,抛弃尘俗的情感,才能够练成绝世武功,种出世上最新奇的花儿”

  陈紫衣感叹道:“难怪了,总觉得这素林宫中的人,都仿佛是广寒宫里出来的,全都冷冰冰的,原来,却是如此”说着,他微笑地望着陈传白道:“除了你,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跟她们都不一样”

  陈传白觉得自己脸一红,要是让 知道了自己不能忘情,一定会很生气的,所以,她马上转换了话题,道:“对了,你呢,说说你的身世吧”

  陈紫衣道:“其实,我的身世跟你也差不多,我之所以会对袁大人如此忠诚,皆是因为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全家都死于战乱,就连我的小妹妹,也找不到了,是袁大人收留了我”说着,他取出了一块玉佩,放在手心里,细细摩挲,道:“故乡,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很遥远的东西了,我甚至已经记不得自己是哪里人了,这个玉佩,是我的父母留给我的唯一东西,哪怕再苦,我都不会拿它变卖的”

  共 1060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满地】(一)绝顶相逢,陈传白,于华山之顶偶遇在此打斗的陈紫衣与一无名战将,方才得知陈紫衣背上背着的是督师袁崇焕的孩子素林宫原本是不问世事的,但是她和宫主齐邀月毅然决定去救下陈紫衣和那孩子(二)素林仙宫,陈紫衣已留在素林宫数日,这一方乐土让他感慨万千,只是担忧唯恐清兵入关,这最后的清静之所也将难保了然而一块玉佩,揭开了陈紫衣和陈传白的身世,这也只有传白知道,紫衣是她的哥哥(三)乱世情缘,直到齐邀月说出事情真相之际,陈紫衣才清楚她救下他和孩子的真正目的,是想报一已私怨(四)绝处逢生,在齐邀月欲加害陈紫衣和孩子的千钧一发之际,传白英勇献身救下紫衣和孩子,祖传玉佩令她逃过一劫送走紫衣和孩子,传白却又不知何去何从了江湖险恶,儿女情仇,要如何做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前路呢小说故事感人,情节跌宕起伏,描写细腻入微,足见文字底蕴之深厚拜读佳作问好云南推荐共赏【军警社团:彧儿】【江山部精品推荐】

肠道感染要怎么办
积食高烧如何处理
轻度脑梗死药物治疗可以选通心络吗
便利妥纸尿裤的型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