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八十八章 落叶之剑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1:00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八十八章 落叶之剑

身披斗篷的男子蛮不讲理地闯进先知的帐篷,丝毫不顾周围守卫凶狠的目光,一巴掌拍在老人面前的桌子上,恶狠狠地说道:“就是那个女人,舞光之蛇!”

面对不速之客的莫名愤怒,老人不紧不慢地睁开眼睛,露出深邃的目光。((7764))他伸出一根枯瘦的手指点了点桌面,示意客人放松下来。

“萨伦先生,关于那个小姑娘的情报……今天早上您到达的时候,不是已经确认过了吗?”先知抬起头,有些疑惑地低声问道。

“恕我冒昧,但昨天晚上的情报只是由您这边单方面提供,我可不能用这样的情报向上面的大人交代。而今天,就在刚才,我亲眼确认了那个女人的存在!”名为萨伦的男子撩开兜帽,露出被严重烧灼得只剩下半边完好的脑壳,翻着死鱼眼咬牙切齿地说道:“蛇群的盛宴,那可不是普通的魔法!那个女人现在能够独自重新施展出那个魔法,说明她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白银位阶之上。”

“白银位阶的魔法师?一个小姑娘……就算她天赋优异,但也不过如此罢了,有什么值得您……和您背后那位大人如此在意呢?”先知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问道。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在北境的阻挠,我们教派现在早就应该吞并整个奥克兰特王国的领土!”萨伦咬牙切齿地说道。

“如果不是我了解贵教派的势力与力量,听到您这样说恐怕会对您产生轻视之心。”先知缓缓地点了点头,脸色终于认真起来:“那个小姑娘是什么人?”

“什么人?背景很深的人!曾经拥有二十四名大骑士护卫,随身携带着能够毁灭一支亡灵军团的圣物,被森林狼家族奉为上宾,启用最高规格接待的贵客!”

说到“圣物”这个词的时候,萨伦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被烧灼的脑壳,眼睛里流露出强烈的恨意。他冷笑了两声,继续说道:“我们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来历,但是尝到过这个女人的厉害。北境七郡将她的悬赏金额开到了几万金币,而在我们教派内部,有一位大人物曾经以地区主教的位置对她发出过邀请。”

“你们曾经也向我许诺过地区主教的位置,原来只不过是这个小姑娘玩剩下的东西?”先知冷哼一声,有些不悦地质问道。

“虽然这样说很难听,但差不多就是这样,那个女人给我们留下的深刻印象远比您的兄弟会更令人印象深刻。【(7764)】”萨伦耸了耸肩,压低声音说道:“那些其实都不重要,你我也是打过多次交道的老朋友了,所以有些话我也可以跟您直说。教派上层对于这个女人特别重视,开出来的悬赏相当可观。”

“连你们都做不到的事情,还指望我这个老头子?”先知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萨伦知道眼前这个老家伙有多么狡猾,如果没有切实的利益保障,他绝对不会轻易出手。在心里面权衡了一下之后,他咬了咬牙低声说道:“如果你能将她活捉的话,我可以代替上面向你保证,之前许诺的那些条件全部翻倍!”

先知的眼神亮了一下,沉吟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苦笑道:“恐怕没那么简单……”

“这是我能答应你的最高的条件!”萨伦气急败坏地叫道。

“问题不在于你,而在于……那些伊斯塔伦人。”先知抬起头,目光穿过帐篷,远远地向北方望去。真正令他忌惮的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八十八章 落叶之剑

,是那支气势汹汹的伊斯塔伦军队,而根据情报显示,那个以兰斯塔特为姓的小姑娘正是那些伊斯塔伦人的首脑。

“伊斯塔伦的余孽?正好可以一起剿灭!”萨伦对于先知的担忧不以为然,他拉上兜帽,遮住自己丑陋的面容,站起身对先知说道:“我现在就去跟上层取得联络,请您按照原定的计划占领剑堡,然后务必拖延住这支伊斯塔伦的参军。当吾主的目光降临于此,这些残兵败将必将灰飞烟灭!”

先知注视着诅咒教派的使者转身离开,眼神中闪过一丝嘲讽之色,却始终保持着沉默。当帐篷里重新恢复寂静之后,他伸出枯槁的手掌,在自己身边的水盆中轻轻一划,随着水波的微微荡漾,剑堡城中的战斗景象渐渐从水面上浮现出来。

被贵族推举出来的老者是北风家族上一代的长老,从辈分上来说还是现任家主米开罗的叔伯。虽然之前他以长者的身份保持着中立的地位,但在看到黛安娜所展现出来的真正实力之后,他立刻决定站出来主持大局。当然这个“立刻”也只是相对于贵族的时间观念而言,当他站起身走到庭院外面的时候,玩偶师已经击败了蒂雅娜。

老人刚要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准备开口说话,抬起头就看到钢铁巨人望向自己的眼神,虽然钢铁巨人并没有真正的眼睛,但是黄金位阶强者的威压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将他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作为玩弄了一辈子权术的自身贵族,老人并不害怕玩偶师在这个时候对自己动手,但他没想过此时玩偶师手上还有一个送上门的替罪羊,接下来的这一幕,就完全超出了他的心里接受能力。

十年前就已经功成名就的黄金位阶强者,奥克兰特王国赫赫有名的传奇人物,因为外号太过于恐怖以至于让人们忘记了本名的那个男人,被一箭贯穿了头部,半个脑袋轰然炸裂成细碎的肉馅,在半空中洋洋洒洒就像是秋天的落叶……

秋天的落叶?

自觉威严受到冒犯的老人,满腔怒火突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寒意。

玩偶师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怪叫,浑身上下所有的零碎部件在一瞬间疯狂地旋转起来,就像是一只失去逻辑的齿轮钟表,向四面八方喷射出无数细小齿轮和高温水蒸气。在云雾笼罩的水蒸气中,钢铁巨人飞快地解体,分裂为五只小型的金属傀儡向不同的方向逃离,而玩偶师自己则抽出了手杖中的细剑,悄无声息地降落到地面上。

黄金位阶强者的顽强生命力不可小觑,即使被打碎了半边脑袋,玩偶师依然能支撑着做完这一系列迷惑敌人的动作。他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强敌,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欺负欺负小孩子也就罢了,面对同等级的敌人绝对没有胜算。

既然确认是同等级的敌人,那这一系列的欺骗动作也未必有效,关键时刻玩偶师最信任的仍然是自己手中的剑。感觉到身后的空间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虽然不确定是敌人,玩偶师仍然毫不犹豫地转身刺出一剑。

手杖中的细剑在出剑的同一瞬间就开始向顺时针方向扭曲,转眼间又变成了螺丝钉的样子,所过之处的空间都在这一剑之下扭曲起来,就像是被剑锋上的某种力量牵引,连带着周围的空间也扭曲成了顺时针漩涡的模样。

一柄长刀从虚空中悄然浮现,横切在螺旋剑穿刺的道路上,挡住了他的去路。两柄武器相交之处没有传出任何声音,但是却可以用肉眼观察到空间的不正常扭曲。弥漫在周围的高温水蒸气突然找到了一个倾泻口般聚拢过来,汇聚成呼啸的漩涡消失在武器的焦点上。

就像是被针刺穿的热气球,热气从那个针眼处疯狂涌出,现在被刺破的却是这个空间,虽然仅仅是为不起眼的一个针眼,却足以造成狂风版的气流漩涡。

玩偶师怒吼一声,驱动手中的螺旋剑旋转速度再次加快,然而对面的那把刀却巍然不动,反倒一点点逼近过来。

那不是单纯的力量,而是某种法则的具现。如果把空间比作一张白纸,玩偶师就是要把这张白纸拧成一团,而对面的那把刀就像是剪子,将这张纸轻而易举地裁开。被裁开的纸依然是纸,不管被拧成什么样子都可以重新铺展开来这就是黄金位阶强者战斗的方式。

“玩偶师是吧?我家的后辈承蒙你照顾了呢。虽然这些小鬼不怎么争气,但要是让人以为北风家族徒有虚名,谁都可以过来踩上一脚的话,那可就让我有些为难了呀。”略带调侃的声音从虚空的另一端传递过来。

玩偶师竭尽全力也无法抵挡那把刀打开了虚空的大门,想要撤退却松不开手,只能绝望地看着两根并拢的手指从虚空背后探出,朝着自己轻轻一点。

玩偶师只感觉到手上一轻,陪伴自己二十年的螺旋剑无声无息地化作漫天碎屑,同时连带着自己的整条右臂也同时粉碎。堂堂老牌黄金位阶强者,在这轻描带写的两根手指面前竟然毫无抵抗之力。

“落叶剑术!你是落叶剑圣塞浦路斯!”玩偶师发出绝望的哀嚎,他挣扎着想要仓皇逃窜,但是身体已经开始飞快地崩解。只是在这一句话的时间里,他的下半身也开始粉碎。

人类在面对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时总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潜力,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法挽救,玩偶师一咬牙,抬起手拍碎了自己另外半边完好的脑袋。

残破的身躯瘫倒在地上,化作烟尘随风飘逝,一代黄金位阶强者就此落幕。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从虚空另一端跨越过来的年轻人脸色一阵变幻,双眼中放射出幽蓝色的光芒,伸出烙印着符文的手臂向前用力一捞,竟然从看似空无一物的空间中抓出一团半透明的白色不明物体。

那是灵魂之火!

“不!”灵魂之火中传出玩偶师凄惨的哀嚎,但埃尔不为所动,他眯起眼睛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自己第一次捕获到的目标,然后一口将它吞了下去。

来源:燃文书库

(江苏)

深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深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深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深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深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