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风鬼传说 第474章 牺牲

发布时间:2019-12-04 09:57:41

风鬼传说 第474章 牺牲

第474章牺牲

看到宁南军进攻逐渐势弱,无力再做强冲,开始向城中心退却,广獠大喝一声:“大风勇士,随我冲阵!杀——”

“杀——”广獠一声令,响应的呐喊声四起,宪兵队中的锐士随广獠打头阵,其余兵卒,随后推进,对宁南军展开反扑。

镇守平关的宁南军已然元气大伤,此时哪里还招架得住风军凶猛又强劲的反扑,被逼得连连后退。

广獠带领着一批锐士,避敌正面锋芒,从侧翼绕行到敌后,断掉守军残部的退路。

听闻后方大乱,宁南军的兵团长暗叫一声糟糕,急忙率军向后冲杀。兵团长冲到阵尾,刚好遇到杀上来的锐士。

他大吼着抡枪冲上前去,只不过他冲上来的快,倒的更快,是被广獠一枪砸倒在地的。不等他起身,四周的锐士们一拥而长,狭长的陌刀顺着他灵铠的缝隙,狠狠刺了进去。

广獠领导的这一场长途奔袭战,打得可谓是漂亮至极,也展现出了他的统帅天赋。

宪兵队先是成功偷袭牧马山的敌军,拿五千套敌军军装,然后又浑水摸鱼兵不血刃的混入平关,一举击败关内守军,成功占领城邑。

两场战斗,规模都不算小,一场对敌五千,一场对敌过万,结果都是已宪兵队的大胜而告终,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两场战斗中,宪兵队自身的伤亡微乎其微,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неìУаП。Со可觀看新章

平关遭袭失守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宁南军第八和第十一军团那里。两军的军团长陆翊和苏醉大吃一惊,平关竟然失守,被风军攻占?这怎么可能呢,从哪冒出来的风军?难道是从天上掉来的不成?他二人紧急召集麾众将,商议应对之策。

宁南军大营,中军帐。

大帐里气氛凝重又紧张,各将领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平关失守,意味着己方的后勤补给线被断,己方两个军团,二十万的大军,现在都成了孤军,要命的是,对阵的敌军是四个军团,而且还是骁勇善战的贞郡军,这仗还怎么打?

目光向左右扫视两眼,见众将的斗志都不高,一个个愁眉苦脸,如丧考妣。苏醉眼珠转了转,突然开口说道:“陆兄,我看,不行的话,我们就投降吧!”

“啥?”陆翊眼珠子差点冒出来,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苏醉,做梦也没想到,从苏醉的嘴巴里能说出这么一段狗屁话。“投降?”

“是啊,投降吧!”苏醉大点其头,正色说道:“输给上官秀,输给贞郡军,其实我们也不算很丢人,曾经在贞郡军手里吃过亏的军团很多,现在,也不差我们这两支军团嘛!”

听闻他的话,陆翊的鼻子都快气歪了,这叫什么狗屁话,以前有军团在贞郡军手里吃过亏,现在己方就得不战而降?见麾的将官们还真有人在微微点头,向自己看过来,陆翊气道:“我说苏兄,我们的家人可都在都城,我们若是投降,全家老小就都跟着遭殃了!还有啊,你可别忘了,我们是怎么对待风军俘虏的,现在我们投降,风人能放过我们吗?何况,对面的风军不是其它的风军,而是以心狠手辣著称的贞郡军,他们对待风国自己的叛军都能做到斩尽杀绝,对待我们,还指不定用多么残忍的手段呢!”

“哦,对啊!”苏醉露出恍然大悟之色,连连点头,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苦笑道:“我真的是一时急糊涂了,看来,投降不仅是死路一条,而且全家都要遭殃,我们只能死战到底了,哪怕是战死沙场,亦死得其所,也为家族争得了荣耀!”

他这番话,让在场那些意志力不太坚定的将官,彻底打消了投降的念头。

人们脸上的犹豫之色消失不见,有数名将官同时站起身形,异口同声道:“将军,此战我军还未输,只不过是平关失守,补给被断而已,我们反杀回去,把平关夺回来就是了!”

陆翊多聪明,子明白了苏醉的用意,他主动提出投降,其实就是在打消面将士们心存侥幸的念头,让将士们能横一条心,与敌决一死战。

他暗暗点头,这才是他认识的苏醉嘛,忠贞不二,意志坚定,且足智多谋。

他向起身表态的诸将挥挥手,示意他们都坐,他转头对苏醉道:“在我军对面,有风军两个军团,我军若是回撤,风军一定会趁势追击,我军的处境将极为不利!”

“嗯。”苏醉点点头,揉着巴,琢磨了片刻,说道:“所以,需要留一批将士,镇守大营,拖住风军的两个军团,我军的主力,趁机后撤,从另外两支风军军团的夹缝中,强行穿插过去。”

陆翊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谨慎地问道:“苏兄,你觉得谁留守大营,拖住敌军为好?”

不管是谁,留来拖住风军,最后的结果都是死路一条,那可是两个军团,二十万众的风军,一旦被人家围困住,再想脱身

,难如登天。

苏醉深吸口气,正色说道:“这次的殿后,就由我来做吧!”

“啊?”陆翊倒吸口凉气,怔住片刻,他连连摇头,急声说道:“不行!苏兄,你是十一军团的军团长,哪有军团长亲自留断后的道理?这万万使不得!”

“我率五个军团,镇守大营,有我在,将士们的士气就不会垮,也能把敌军拖得更久一点。”见陆翊还要说话,苏醉向他摆摆手,说道:“陆兄,你的任务也不轻松,要率领一个半的军团,从风军的缝隙中穿过去,只要能到平关,以十五万的大军,拿平关应当易如反掌。偷袭平关的风军能从我们的眼皮子底溜过去,兵力一定不多,绝超不过一个兵团。”

“苏兄——”

“镇守我国南方的中央军,只有你我两个军团,如果我们都被困死在沙赫,你可知意味着什么?风军可以在我国境内,长驱直入,直取中心腹地,甚至是直取都城,这会彻底打乱我国与贝萨合力吞并风国的计划。如果能以我的牺牲,换取整个计划的顺利实施,彻底平定风国,我,死而无憾。”

为了与贝萨联盟,合力灭掉风国,宁南已经付出很高的代价,甚至不惜把火铳技术传授给贝萨,如果计划无法顺利实施,宁南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血本无归了。

陆翊知道苏醉说得这些都有道理,但要他眼睁睁看着并肩作战多年的兄弟,就这样送死,他于心不忍。他用力跺了跺脚,眉头紧锁地喃喃说道:“上官秀究竟想干什么?在我国与贝萨双双大兵压境的情况,他怎么还敢从沙赫进犯我国?区区的四个军团,他敢进犯我国?难道此贼疯了不成?”

苏醉笑了,苦笑,幽幽说道:“上官秀没有疯,他比任何人都聪明,这是釜底抽薪之计,是以自己的牺牲,来保风国的平安。其实,我们都是同一种人,都是舍得为国捐躯的那种人,只可惜,立场不同,阵营不同,这辈子也没有机会并肩作战,只有在两军阵前的你死我活!”

陆翊深深看了苏醉一眼,长叹一声,说道:“苏兄……”

“不必再劝我,我意已决!”说着话,他环视在场的诸将,问道:“可有将军,愿意留来与我共同御敌?”

“我愿追随将军,与敌血战到底!”同一时间,有十多名参将起身。

苏醉看罢,欣慰地地笑了,说道:“我昊天从不缺少为国献身的英烈,以如日中天,打**枯朽,又岂能不胜?就算我等看不到那一天,等风亡之时,我等亦含笑九泉了!”

哗啦!他话音刚落,面的将官们纷纷撩起征袍,单膝跪地了好一大片,齐声说道:“末将愿随将军殿后,与风贼决一死战!”

苏醉仰面而笑,转目看向陆翊,说道:“陆兄,就这么定了吧,三日内,我势必把风军的两个军团,拖在这里!”

在苏醉的主导,宁南军的第十一军团分成两部分,其中的五个兵团随第八军团回撤本土,另外的五个兵团,随苏醉留在大营里,企图拖住贞郡军的第一和第二军团。

宁南军的异动,很快便被风军所察觉。风军在宁南军大营的四周,早已安插大批的探子,另外,达江等人的猎鹰也时常盘旋在宁南军大营的上方,监视宁南军的动向。

得知宁南军的主力后撤,只留几万人镇守大营,上官秀洛忍詹熊等人很快便明白了宁南军的战术,他们是以牺牲小部分兵马为代价,妄想拖住己方两个军团,从而掩护大部队的后撤。

上官秀暗笑,他不认为宁南军的主力,能从胡冲和安义辅这两只老狐狸的眼皮子底成功溜走,既然有一部分宁南军留来送死,己方就成全他们的必死之决心好了。

在上官秀的授意,贞郡军的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对宁南军大营展开了猛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