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陨圣记 第二十二章 谋定而动

发布时间:2020-01-16 18:32:49

陨圣记 第二十二章 谋定而动

夏日炎炎,空气闷热。有蝉栖在院内的树枝上牟足劲的叫着“知了,知了”。外面酷热难当,房内却是凉如初春,菩提祖师手执拂尘的走下床榻扶起跪在地上的水生。道:“你且起来,为师有些话要问你。”

此时水生已经是汗透衣衫,额头上豆粒大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掉。心中已经十分的惊恐,刚才祖师体内散发出了亿万分之一的威严差diǎn将自己生生吓死。这是这感觉比在幽冥血海遇见冥河老祖是更加恐怖。

菩提祖师来到庭院内,道:“你是如何看待三界万物?”

水生道:“弟子不敢妄加断言。”

菩提祖师道:“自盘古开天地,天地得阴阳交@合之气万物滋生。本该安静得世界变得纷纷扰扰,你来我往杂乱不堪。龙汉初劫三族陨落,妖族皇者帝俊带领妖族大兴。自此妖族便在三界之内站一席之地。若非有巫族与之对抗,这缤纷的世界就是妖族的了。巫妖大战,二族败退,而后女娲造人,人族乘虚而入。又有混元教主传播悟道,一瞬间多少风流人物涌现出来,为人族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人、妖自古不两立,你可知道?”

水生恭谦地道:“弟子愚钝。”

菩提祖师道:“你看这满园的物语,是多少先代们历经磨难才换来的,你没有经历过上古之时人族惨遭奴役的悲屈。你也不会明白人妖之间到底有多大的仇恨。”

水生立即跪在地上,将身子紧紧的贴着地面。

“孽徒呀,我可以不在乎人间的兴衰,不在乎天道的运势,可是你,我最后一位弟子。为师是可怜你。”菩提祖师恨恨地道:“你若布施妖族,自然能够偿还桃树老人对于你的恩情。可他是要将你至于万劫不复之地。妖族大兴,必定会搅乱乾坤,人族有混元教主般的人物,而妖族呢?昔日的元凤所产二子一为大鹏,一为孔雀都投往西方释门。”

水生匍匐地道:“弟子愚钝。”

菩提祖师叹息道:“罢了,罢了。既然你心中已然有主意,何必来问我这个师傅。”

水生道:“弟子读研经典,太上道祖曾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弟子本就是天道所厌恶之人。弟子与天道的情分早就断绝干净,若能为妖族尽一丝绵薄之力也算是死而无憾。弟子昔日在花果山时,历经大起大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于天道的安排,何其不公?为xiǎo爱放弃大爱,弟子自问没有这等觉悟。天道将我等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视之为蝼蚁,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于人乎?弟子恳请师傅大开方便之门。”

菩提祖师道:“你起来吧。我已经不问世事多年。xiǎo辈的事情就由你们自己去折腾。”

水生大喜过望地道:“多谢师傅成全。”

菩提祖师道:“去吧。”

水生起身缓缓退出菩提祖师的院子,心中止不住的激动之情。便匆匆忙忙地赶去经楼内。

院内的祖师驾云前往烂桃山,霎时便出现在了烂桃山的半空中,一木成林的桃树枝叶枯萎,止不住的悲鸣。祖师摇头道:“可惜,可惜你我数千年的邻居。”

桃树老人遁形出来,脸上已经多了几条皱纹出来看,拄着桃木拐杖道:“稀客呀,自千年前顽猴惹出些事端来你就不曾踏步我这烂桃山。”

菩提祖师按下云头,缓步走树荫下道:“斯人将故,特来送行。”

地面上缓缓凸起一方石桌石椅,两人坐下,又有喜鹊衔来山中野果,山猿打来清泉。桃树老人单手一挥,石桌上出现一应茶具。“山野陋夫,没有什么好招待,一些野果,山泉。”桃树老人为菩提祖师斟上一杯山泉道。

看着清澈的山泉似乎散发出一股淡淡仙气,看似平淡无奇的山泉内蕴含了无数的真元,这山泉乃是集先天灵气而成,水中含有霸道真元,若放到仙界必是会惊起千层浪。

“你到是不xiǎo家子气了。”祖师浅尝一口山泉淡淡地道。仿佛就像是喝平常的山泉,丝毫不将里面霸道的真元放在心上。

桃树老人不以为意地道:“占了你几千年的便宜,今日做一回亏本的买卖也无妨。我这一生光明磊落,唯独对你却十分愧疚。”

菩提祖师默不作声。

“当年若不是你出面,我这把老骨头早就交被三界给瓜分。可惜你无争霸之心,你我联手必定重改天日。”桃树老人意气风发地道:“怎么会被后辈给压的喘不过气来。。。。桃树老人迟疑了一下问道:“你后悔吗?”

菩提祖师一口将山泉喝完道:“后悔?哈哈,你也会説笑话了。要是不救你我几千年来如何能吃到你种的桃树。难道我要恬不知耻地跑到那肮脏的天宫去卑躬屈膝地讨要那残破的蟠桃?説到底我救你还是有私心的。”

两人都沉默不语。

良久,菩提祖师开口道:“你当真要将妖族托付给我那弟子吗?”

桃树老人道:“我已经将桃祖之剑转送他。”

“明白了,他才刚刚入得我门下不到一个月,你太操之过急。”菩提祖师有些嗔怒地道。

桃树老人道:“我知道,可惜我没有太多时间,我的身体最多在维持三个月,三个月后我连化形的力气都没有。我死之后妖族最后的喘息机会都没有。我如何能不着急。”

一片枯萎的桃叶飘落下来,落在石桌上面,枯黄个桃叶预示着时日无多的桃树老人将离开这个世界。

“你心中很痛苦。”菩提祖师道。

桃树老人笑了笑。似乎是自嘲。

“你真不打算助觉生一臂之力?他无法引气入体的原因你十分的清楚。你这个做师傅的到也光棍。”桃树老人避开刚才的话题,又为菩提祖师斟满一杯清澈的山泉。将一个鲜艳欲滴的山果送入口中。

菩提祖师道:“他若是着diǎn事情都办不好的话,你就错看他了。他的事情我不会过多的参与。他日后的命运已经和妖族联系在一起。我这个做师傅的也不能插手。”

桃树老人道:“你这狡猾的老头,明哲保身也太快了。”

“彼此彼此。”

“下一次见不知道要过多少年了。我敬你。”菩提祖师拂尘一扫,杯中的清水被香飘四溢的清酒给取代。

闻着杯中散发出来的酒香,桃树老人眼中精光四色,啧啧地叹息道:“好酒,好酒,这久被你藏的极深,顽猴都没有给我偷来。”

菩提祖师得意地道:“自从你当年怂恿猢狲来偷着美酒未成后,我就一直随身带着。”

“可惜了,你还是留着给觉生吧。糟老头子享用了也没有用,只是一逞口舌。给他用才是物尽其善。”桃树老人将酒推回去道。

“哼哼,你倒是会做好人,他还是我弟子,用不着你来惺惺作态。”菩提祖师道。

桃树老人道:“你这人也忒不将情面,你刚才还説放任不管,转眼间就説我挖墙角。他继承了我的桃木剑也算的上是我半个弟子,你不教,我来教便是。”

菩提祖师抚掌大笑道:“好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桃树老人大叫一声道:“上当了,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在晚辈面前道貌岸然,在我这儿是原形毕露。不成,不成。”

菩提祖师正色地道:“若是要让他逃脱天道束缚,非你出手不可。你也不想妖族毁于你受吧,我自然会传授他一身的本领,只是时机未到,天道看的我紧。”

桃树老人diǎndiǎn头道:“我知道你的困难重重,做起事来掣手掣脚。也罢三年为期,最多三年我为他铸就天下无敌的体魄。只可惜我无法看到他大放异彩的时候。”

经楼内水生正在翻阅儒家经典,温习一些课程。恰好觉悟也来@经楼内查阅典籍,便拉住觉悟道:“大师兄,你xiǎo时候的启蒙书籍是那些呢?”

觉悟道:“xiǎo师弟,你所説的启蒙是何意思?”

水生换个説法道:“学堂内教人断文识字的书籍。”

“哦,是这样,xiǎo师弟要这个入门书籍有何用呢?”觉悟自然不会以为觉生要断文识字。这些书本自xiǎo教书先生便会亲自教导,识文断字的基础。

水生道:“闲来无事随意翻阅看看。”

“你往前走二十米,左拐第是四十三个书架下第二层便是了。”觉悟清晰的指出书所藏之处。

水生惊讶地道:“大师兄记得如此清楚?必定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觉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我原先就是读书人因科举无望,又与师傅有缘方才进的方寸山修行。”

水生忽然大悟地道:“原来是如此,我就不在叨扰大师兄了。”

説完便走向觉悟指引的方向,果然在书架下面找到一些儒家的经典比如《千字文》、《急就章》还有便是一些比较高深的书籍,如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取下一本《千字文》翻开一看: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通篇开下来,脑海中自然存在整片的千字文。闭目回想字字在目。心中默念一遍再睁开眼睛对照一遍,一字不漏的全篇记了下来。觉生惊讶于自己何时已经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再取下一本书籍细细阅读一遍,而后盖上书本,心中默默回想书中内容,竟然又是一字不差的将记忆下来。

又惊又恐的水生刚要去菩提祖师,不想祖师已经在站在门口笑吟吟地道:“是不是发现自己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

水生丝毫不敢隐瞒地道:“弟子亦不知为何会如此。”

菩提祖师道:“这是好事,你莫担心,如今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你便可一日看尽经楼了。有何不好呢?”

水生惶恐地道:“还望祖师diǎn名其中奥妙,弟子感激不尽。”

菩提祖师将水生带到一处偏僻地角落道:“此为天机,不可轻穿外人。你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还要归功于桃树老人送你的桃祖之剑,此剑为天地异宝,乃是天地未开以来的一处桃树灵根孕育而成,此宝成于天地之前,有无上威能,今日你有幸得之当xiǎo心谨守,不可泄于他人知道,否则必定遭受他人垂涎。至于桃树老人的身份我也不便透露,你便当这个人从未出现过。”

水生心中万分感慨地道:“弟子谨遵师傅教诲。”

天津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重庆妇儿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正规医院
韶关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河南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